博彩bet356官网

孝文化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> 孝文化 >> 孝教育

慈与孝

 
吴 兵
 
慈,爱也。(《说文》) 慈,就是慈爱。
孝,善事父母者。(《说文》)孝就是尽心奉养和服从父母。
《诗经》是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,《小雅·蓼莪》一诗充分表达了儿女对父母慈爱的追念,其中有这样一些诗句:
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。——可怜父母,养育子女多么辛苦!
哀哀父母,生我劳瘁。——可怜父母,抚养子女多么劳累!
无父何怙,无母何恃?—— 没有了父亲依靠谁?没有了母亲依    赖谁?
蓼与莪,都是水边生长的草本植物,《蓼莪》一诗借此比喻父母。有多少辛劳,就有多少慈爱,此诗表达了悼念父母恩德,以及失去父母的孤苦和未能终养父母的遗憾。此诗向被后人看重,以至以"蓼莪"代指对亡亲的悼念。
唐代孟郊的《游子吟》是广为人知的抒写母爱的佳作: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 分别在即,母怜子异乡之苦,子惜母故乡之爱。饱尝世态炎凉的孟郊,尤难忘这母亲的慈爱。常情常景,却让人常记常忆,乃情深所致。苏轼言孟郊“诗从肺腑出,出辄愁肺腑”。古人谓孟郊为苦吟诗人,他之所以能以自然平实之句写出好诗,实乃慈爱的针线缝补了他苦难的衣衫。
《孝经》中说:“夫孝,德之本也。”一个人的道德,如果没有孝,这道德也就成了无本之木。
《左传》中说:“孝,礼之始也。”一个人人生的文明之旅,是从敬奉和服从父母开始的。
《论语》中,孟懿子问孝。子曰:无违。孔子对孝的解释是:父母在世时,要依礼来侍奉他们,不违背他们的意愿,并按照其意愿行事;当他们去世之后,要依礼来安葬及祭祀他们。
在古代的二十四孝中,有些故事十分离奇,仿佛神话,但闵子骞芦衣顺母的故事却十分符合生活逻辑,毫不怪诞。闵子骞生母早逝,父亲娶了后妻,又生了两个儿子。继母经常虐待闵子骞。冬天,两个弟弟穿着用棉花做的冬衣,而他穿的“棉衣”却是用芦花做的。一天,父亲出门,闵子骞牵车时因寒冷打颤,将绳子掉落地上,遭到父亲的斥责和鞭打,芦花随着打破的衣缝飞了出来,父亲方知闵子骞受到虐待。父亲返回家,要休逐后妻。闵子骞跪求父亲饶恕继母,说:“留下母亲只是我一个人受冻,休了母亲三个孩子都要挨冻。”父亲被闵子骞的深明大义而感动,就依了他。继母听说后,悔恨知错,从此对待闵子骞如亲子。这个故事生动感人,闵子骞忠恕待人,用孝心感动了后母,使之良心自我发现,赢得了慈爱。难怪连孔子都赞赏道:“孝哉,闵子骞!”(《论语·先进》)
南北朝的文学家、教育家颜之推说:“父不慈则子不孝。”通过闵子骞的故事,我们反过来可以说:“有慈必有孝,孝能激发慈。”
孝不仅是家庭伦理,也是社会道德。《论语》中,有子曰:“其为人也孝弟,而好犯上者,鲜矣;不好犯上,而好作乱者,未之有也。”春秋时期社会动荡,从孝弟出发做一个仁者,以期社会安定,是可以理解的。
慈与孝是相互连接的,不可分割。谈到孝,我们不能忽视慈对孝的滋养;说到慈,我们也不能忘记孝对慈的继承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慈与孝是平等的,父母与子女的感情是平等的。子女幼小时,是生命的弱者,更需要父母慈爱的呵护,从这一方面说,父母的慈爱并不比子女的孝顺分量轻。
慈与孝,是人性之基本,如一只手的两面不可分离。“虽孝子慈孙,百世不能改也。”这是《孟子》里的话,是说对长辈尽孝的人,对子孙也是慈爱的。人性的光辉永在,并且永远不会暗淡。孝让一个人的内心充满爱意,由己及他,爱的能量的延展,使得社会生活和谐而温暖。
农耕社会,在宗法制中,孝显得尤为重要。
时至今日,我们已经告别了男耕女织聚族而居的农耕文明,而进入到了以机械化大生产占主导地位的工业文明时代。工业文明,社会教育、医疗发达,人们的生活和工作空间日益广阔,民主法制日渐成熟。
工业社会经济日趋全球一体化,工作岗位的变化,家庭人员的分散、流动已是常态。如果子女与父母不在一地居住,如何尽孝?如果父母年迈久病卧床而子女也已年老,或独生子女面对若干老人,照顾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该怎么办?这些都是现代社会的实际情况,这些都是今天我们在谈论孝时所面对的问题。
应该说,当今社会保障制度和社会养老服务体系的建立和不断完善,适应了社会生产力发展的需要,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,这个进程正在不断加快中。由此,慈爱与孝敬,也由家庭和族群的范围上升到了社会相关机制建立的层面。除了传统文化中包含的内容,今天对孝的理解,理应还包含有社会保障制度和社会养老服务体系的新内容,这一点,是不能被忽视的。在法治社会里,孝只有融合了现代意识,才更具有现实意义。
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。”如果通过相应的社会机制能做到此,从而化解一些家庭的窘迫和矛盾,人生一定是幸福的,社会一定是和谐的。
孝敬长辈,关爱幼小,是我们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美德和美好传统,今天我们依然要将这美德和优良传统继承并发扬光大,同时,社会保障制度和社会养老服务体系的建立与完善,使我们珍视的“孝”字因增加了新的内容而更加熠熠生辉。“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怀之。”我们相信,一个将慈爱与孝顺赋予了文明与进步的社会,正一步步向我们走来。
 
 
(作者:吴 兵,山东出版集团编审)

 

关于我们 | 组织机构 | 联系我们